欢迎来到-成都正兴网!
网站活动:
最热歌曲 : 异地的我们 - 恒恒 每日歌曲 : 阴阳极 - 苗小青      自己骗自己 - 张作甫      珍爱 - 王鹏      如果可以这样爱 - 边永城      金莲开开门 - 华少瑞明 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微信资讯 >

微信里的村寨

时间:2019-06-14 13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管理员 点击:

相聚在一个微信群里,感觉距离更近了

最近,老家寨子里建了一个微信群,没有忘记我,把我拉了进去。我庆幸我仍是其中一员。我进群第一句话是,请大家用真名以便称呼。大家全用上真名了,我仍有好多不认识。嫁到寨子里来的媳妇,或长大了的孩子,我大都不认识。于是,他们的名字前我总会标注某某儿,某某女,某某老婆。

两百来口人的村寨,离开村寨生活的不只我一人,大部分在天南海北讨生活。现在仍在村寨生活的只剩下二十来人。我只是在市里讨生活,比起他们不知要近多少倍,他们才算真正的离开。可他们不这么认为,认为我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开。因为我是国家财政供养人员,家已不再安在村寨里。他们即便在大城市里买了房安了家,他们认为他们的家还在村寨里。

一眨眼,我离开老家的村寨已有30年。几十年来,一抬手一低头,过去村寨里那憔悴的容颜就浮现在我的眼前。父亲过世后的这几年,我只是清明节回村寨打个转,回去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忙于扫墓,遇见的也没有几个人,与村人们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。只有村寨里有红白喜事时打个电话给我,简单而干脆:某某过世了!我先是一惊,眼前便闪现着逝者的形象:高高的,瘦瘦的,满头白发,精神矍铄,见了我总会说,娃崽,好好干,从我们这高山坡上走出去不容易啊!

虽说长时间不在一起,感情有些生疏,但家乡的情义还在。哪家老人走了,哪家添丁了,哪家起了新屋,告诉了我的,或者听说了的,我都会随个礼。凡是老人家走了的,我都会去一趟,送个花圈作最后的道别。如今相聚在一个微信群里,感觉距离更近了。村人们喜欢用语音聊天,省事简单,听他们的声音,感觉和他们面对面坐着,手里拿着碗,一边吃饭一边说话,有画面感,更有亲切感。

我的平静而安宁的老家村寨

老家村寨叫板栗坪,在半坡上,住着吴姓和江姓人家。老话说,坐在一块土,就是一家人。大家和睦相处,情意绵绵。虽然遇上干旱季节也会有争水之类的纠纷,也只是说说就过了,没往心里去,更没有动手打架的事发生。近年来,外出打工的多了,种田的就这么几个人,田水怎么流都是浇灌自家的秧苗,这样的事也没有了,村寨就显得更加平静和安宁。

村寨的颜色是以黑色为基调,油过桐油的吊脚楼,经过冰雪的小青瓦,豁着口的水井,还有反刍的老牛,没有哪一样不经历过风霜。当年的晒谷场、饲养场、铁匠铺,还有那个政治夜校都哪里去了呢?在阳光里蹲在台阶上洗衣服的村姑、村妇呢?一切都凝固在我的眼前,一切都成为我的追忆。

村寨的入口处,如今新建了寨门,刻着村寨的名字,遒劲大方,夕阳下辉煌而耀眼。水泥公路伸进村寨,平整而端庄。家家户户的院坝边,喜欢摆放几个箱子样的大石头,夏天来了,村人们坐在石头上听风吹树响,任阵阵凉爽沁入心扉。经常上网的,把从网上看来的消息,从欧洲到亚洲,从美国到朝鲜,从杭州到深圳,不管是国际还是国内的讲述一番,大家讨论到深夜,没比国家领导人省心。不关心国家大事的村妇们,讨论的基本上是村寨里的事:川聋子家下了12个猪崽,小弟王扭了脚,炳大汉闪了腰等等,都是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•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